关灯
护眼
字体:

明睿番外(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周岁礼没多久,母亲要给他们断奶。其实他已经有了猜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愿意。为此做了上下两辈子唯一丢人的事。一直哭,一直哭,哭得嗓子都疼还要哭。最后哭得没力气了。小不点看着自己哭也跟着哭。说起来这个弟弟还是很听话的,不管他做什么的,都跟着做。想来弟弟以后也很好教导的。

    当娘的总心软,听着他们兄弟俩哭得这么凄惨的。最后又出来了。他看到母亲出来的那瞬间,裂开嘴巴笑了。这一次他胜利了。

    再来一次,喝的奶水先是苦的,后是辣的。他都照吃不误。这点小伎俩哪里能瞒得过他。就是母亲跟他好声好气说了半天,他也不愿意。能多喝一回是一回。机会不多了。

    果然,没多久,没奶水了。没奶水他当下也老实地吃其他的东西了。他听着母亲说他这执拗的性子像着父亲,当下裂开嘴巴笑。也不知道他这爹背负了多少的冤枉。只要他跟小不点做的事一让母亲不如意,母亲就怪罪到父亲身上。可怜的父亲。母亲虽然用的是埋怨的口吻,但是埋怨里却透露出浓浓的思念。他是真的很希望父亲不要辜负了母亲的这一番深情。

    他自我安慰着,从父亲每次给母亲拿厚厚的信件里就可以知道。其实父亲也很爱重他们母子三人的。他希望一直都这样。而不是等过个几年出现什么乱七八糟的事。

    这天,阳光明媚,母亲带着他跟小不点出去外面散步。看着花园的景色仿若跟画一般美,真是一种享受。

    小不点盯着再花丛之中飞来飞无,嗡嗡地叫着的蜜蜂。这小家伙也不知道,若是被蜜蜂蛰一下,很痛的。

    母亲带着他们回去后,用了午膳,陪着他们睡了午觉。然后领了他们去玩具房里。正玩得开心呢,母亲被面色凝重的夏影叫出去了。他心头有过不妙的感觉。

    果然,他的预感是对的。他听到脚步声知道是母亲。可是那脚步声不对,有些虚浮。

    他回转头。看着母亲目光呆滞,整个人都不在状态,浑浑噩噩的。他一个激灵。能让母亲这个样子,一定是父亲出事了。他赶紧走过去,抱着母亲的腿,扯着母亲的袖子。

    母亲一下软在地上,转身抱着他。喃喃地说道他父亲出事了,有性命危险。若是父亲有事,他们怎么办。

    他当时愣了一下,本以为只是受伤的。堂堂一个大将军哪里还会去做事关性命危险的事。难道是被刺杀了。

    小不点也觉得不对,怕过来。母亲一把将他们兄弟抱住了。眼泪哗哗地掉。

    他习惯看母亲每天笑眯眯的模样,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母亲是去了分寸。他刚想出言安慰母亲,旁边的夏影走过来跟母亲说了一通话。

    母亲很快收拾了心情,跟他们说了两句话就出去了。小不点见着母亲走开,又哭了。他拉着小不点,安抚着小不点。然后跟他一起玩。现在太小帮不上忙,但也不能扯后腿。

    母亲因为父亲的事,整日在外面奔波。小不点找不着娘就要哭,他安抚小不点费尽了心思。连担忧的时间都没有了。

    他见着母亲越来越苍白的脸,他很心疼。但是他还太小了。帮不了母亲分担,唯一能做的就是带好小不点。可是母亲的神色越来越不对,他非常担忧,怕母亲扛不住。

    那天母亲突然大叫一声。他被这惊叫声吵醒了。他看着母亲抱着夏瑶痛哭。原来母亲做噩梦了,梦见父亲没了。

    他听了其实很想说,梦是相反的。父亲肯定不会有事的。可是他却连句安慰的话都说不了。因为他开不了口说话。对着泪流满面的母亲,他除了帮着擦拭眼泪,他其他什么都做不了。

    母亲晚上睡不着,就把他们哥俩放在床边。跟他们说话。小不点累着了就睡下了。他却不睡,一直睁开着眼睛听母亲说话。他知道,母亲现在需要一个倾听者。母亲跟他说着那些不着边际的东西,也能分散一下悲痛。

    可能是因为没睡好,也或者是晚上被子没盖好。他有点难受,不过没放在心上。可等晚上觉得特别难受。为了不吵醒好不容易睡着的母亲,他憋着没吭声。可是他艰难的呼吸声还是将睡着的母亲给惊醒了。母亲摸着他的额头,一下慌了。立即叫太医。然后赶紧摸了一下小不点。见着小不点不烧,送了一口气。

    他这个时候甚至有点迷糊了。母亲就一直站在他身边看着他,并没有做什么。但是面色很凝重,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他当时很想说,他没事的,就是有一点发烧。等太医过来吃一贴药就好了。

    他没开口,小不点却扯开嗓子叫了。这个臭小子,要哭也不看场景,存心添乱。

    他迷糊之中听见母亲开口吩咐下面的人取冰块。他感觉到母亲一下镇定了,吩咐了人做这做那。他有些惊讶,一般这样的场景女人都是手足无措的。为什么他母亲会这么镇定。后来他才知道,越是危难时机,母亲越冷静的。

    母亲取了清水过来喂他喝。他是有点口渴,一下喝了小半碗的清水。等他喝完水以后,母亲又将他放到温水里泡。

    泡了一会儿后将他捞出来擦干。然后放了一个冰凉的东西在他的脖颈处。再用面纱给他擦身。从脖子下面开始擦,一直擦到脚,边擦边拍打着他的身体。

    他错眼迷糊之间还看着母亲额头全都是汗珠,一颗一颗地往下掉。他虽然不知道母亲为什么这么做,但可以肯定母亲是为他的病好。因为这个时候,他觉得身体已经轻快了很多。

    太医过来给他把脉,惊喜地说着烧已经退了大半。再喝一点药就好了。他心头也松了,喝药能好就成。他不怕喝药,就是担心在这个时候还要添乱。瞧瞧,小不点的声音都要刺穿了他的耳膜。就是一个添乱的家伙。

    母亲没办法,只有将他交给了太医。自己去哄了小不点。母亲过去一会,小不点就不哭了。他当时心头苦笑,小不点可真是个添乱的家伙。也不知道看看什么情况。

    好一会,母亲过来。给他喂药,他也不怕苦,很快就将一碗药喝光了。旁边的太医是看得啧啧称奇了。说着没见过谁家的孩子喝药这么爽快的。这也能理解,药太苦,正常的孩子谁愿意喝。

    母亲一直守候在他身边。若是可以,他是真的想让母亲好好去休息。他很担心,这几天母亲一直都没睡好,又受惊吓,还折腾一个晚上,现在还要守着他。铁打的人也熬不住的。

    他一直在努力,一直努力。最后终于睁开了眼睛。他一睁开眼,母亲又笑又哭。他很难受,也很内疚。这个时候还给母亲添乱,真不是个孝顺孩子。

    母亲将刚刚醒过来又哭得一塌糊涂的小不点抱过来。还吩咐将他的床单床被什么的全部都换掉。身上的衣裳也全部都换掉。所有的东西全都换掉做。

    夏颖跟夏瑶也担心母亲。如今他们两个都无事,劝说母亲去休息了。母亲同意了,他刚松了一口气,就看见母亲直挺挺地倒下去了。

    他看着母亲倒下去,当时大脑一片空白。接着,他终于叫出一直想叫却总也叫不出来的话:“娘……”

    小不点哭,他也想哭。但是这个时候真不是哭的时候。太医赶紧给母亲诊脉。诊断完以后对着夏瑶他们说着母亲最近忧思过度,最近又太劳累。好在底子不错,好好休息就会没事的。

    他听了松口气,心里暗暗祈祷。只要爹没事,娘也不会有事的。娘常常说爹是这个家的支柱,没了爹,也就没了支柱。其实他是知道,爹是娘的支柱。娘是他们兄弟两人的支柱。若是娘有事,他们兄弟将来不知道会如何。

    娘很快就醒过来了。但是他们却不让自己去见娘。这怎么成呢,娘现在最需要他们兄弟了。就算小不点闹腾一些,但是他们在身边也能让娘分神,不要总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夏瑶跟夏影被他们两兄弟闹得没办法了,只能放他们到娘身边。娘醒过来见着他们,面上有着淡淡的笑容。他就知道有他们兄弟两人在身边,母亲就不会这么悲伤的。

    娘搂着他们,喃喃着说为什么不开口叫娘呢!他刚想开口叫娘,小不点道是乖巧,比他先开口了。不过吐字不清,娘不会叫,叫成了狼去了。

    这个臭小子就跟他唱对台戏。他没开口,臭小子也不开口。现在他开口,小不点也舍得开口了。

    娘听着小不点开口欣喜若狂,一直校正着小不点的发音。可惜小不点有点笨,总是改正不过来。饶是如此,母亲还是很高兴。但是看着他,心底又有着失落。低低地说着让他慢慢来,不急。

    他当时很感动,低低地叫了一声。娘欢喜的眼泪又刷刷地掉了。搂着他们又是一顿痛哭。哭出来就好了,省得这段时间一直压抑着。让他看了担心。

    见着母亲的眼泪好像断不掉,他站起来边给母亲擦眼泪边坚定地说道:“娘不用担心,爹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打仗受伤在所难免,一点小伤肯定能熬过去的。若是就这么去了,也亏了这大将军的称号了。

    平日还有主见的母亲听见他肯定的话语,当下一直点头。说着爹不会有事的。也许是他真的给了母亲信心;也许是兄弟两人开口叫娘,娘心头开心。忧色倒是去掉了不少。

    小不点娘叫不准确,爹听了两遍就会叫了。不仅叫得丝毫不差,而且中气十足,不停地叫着。

    太医说弟弟这样叫着爹,其实预示着爹不会有事的。他不知道这句话的根由是什么。但是他愿意相信。

    太医问着母亲那日给他退烧的方法。他很诧异,他还以为这是母亲跟着太医学的。没想到竟然是母亲从古书里看到的法子。他母亲连医术都知道。他经常听人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这个时候,他真觉得好像没什么难倒母亲的。

    这事以后,母亲每天躺在床上。不是给他们讲故事,就是给他们画画,反正就是没一刻停歇。

    他知道母亲这是在用忙碌麻痹自己。让自己不要去想父亲的事。其实这样也挺好的。

    家里有客人来,夏瑶将他们抱开。对此他很不满意,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见客。听到夏瑶他们解释说是罗家夫人,是母亲最好的姐妹。过来可以陪着母亲说说话。他也就没再表示反对了。

    他陪着小不点玩玩具。突然丫鬟抱了他们回卧房里。母亲搂着他们眼泪哗哗地说着爹没事了。

    他听了整个人也放松了。爹没事就好,爹没事娘也没事。这个家就没事。终于雨过天晴了。真好。

    可是看着身上沾满的泪水,他很无语地帮着娘亲擦眼泪。嘟囔着爹没事,应该开心。而不是又哭。

    小不点凑热闹,拍着手欢快地说着爹,娘,一起。一家人,一起。这其实是他教小不点说的,没想到这个时候用上了。

    等罗家夫人走了,娘打发了所有人下去了。贴着他小声问着他,是否真的要从武。

    他非常坚定地表示,他以后要从武。他的梦想就是要当大将军。他内心是有愧疚。但是他不能放弃,所以只有对不起母亲了。

    娘亲也没说反对的话,只是说若是夏瑶说他没出师,就不准他参军。他当时很疑惑。为什么要夏瑶说才成。

    爹没事,娘很快就恢复过来了。他那时候更担心了,若是爹在边城做什么对不起娘的事,娘这样怎么受得住呀!咳,看来他有必好好跟爹探讨探讨一下这个问题了。

    他还没来得及跟爹探讨这个问题,倒是娘给了他一个大的惊喜。夏瑶抱着他泡在那些花花绿绿的水里。还在他身上动来动去。这让他很忧心,这是做什么呀?虽然他还小,上辈子也没习过武,但也知道这不对劲呀!万一不小心弄到筋脉,以后不能练武怎么办他等晚上无人的时候问了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娘笑着跟他解释说这是帮他打通经络,以后练功事半功倍。另外告诉他夏瑶姑姑是高手,对这些了如指掌让他放心。还说以后先让夏瑶姑姑教他武功。

    他虽然对夏瑶半信半疑。但是因为娘,他还是选择相信。怀疑谁,他也不会去怀疑娘的。也因为娘现在就为他打基础,心底又欢喜又内疚。娘不希望他参军,但是仍然给他提供最大的便利。

    当小孩子的日子太无趣了,他跟娘亲提出要习字。往日里娘亲无聊也会拿着画了图案的东西教他们认字,但是那太费时了。他对这个朝代一无所知,迫切需要知道这个朝代的规章制度。

    娘开始反对,但是见着他坚持,也只能做出让步了。一天只给一个时辰认字。一个时辰也足够了。

    娘对于他拥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不喜反忧。这让他很怪异。一般当父母的不是都希望儿子越优秀越好。怎么到他娘这里什么都是反着来,说让他该玩就玩,该乐就乐,当个正常的孩子。而且娘说当神童一点都不好,很奇怪。当神童为什么不好,怎么会觉得会很累呢?上辈子他就特别羡慕大哥。

    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白领情缘美丽的儿媳妇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