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白启泽番外(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启泽记得在五岁那年太祖母过七十大寿。这一次大寿办得特别大,特别的热闹。

    若是单单办寿,自然与他无关。可是与他有关的是太祖母办完七十大寿后的事。家里发生了一件大事。确切来说,是他们白家发生了一件大事。

    大爷爷白明睿在太祖母大寿之前是一直在海口的。这次回来以后就不走了。办完了太太祖母的寿宴,大爷爷将他们白家从五岁到十五岁嫡系子孙聚集起来,说要对他们进行一次考核。

    爹跟娘得了消息欢喜非常,说这是难得的机会。送他跟哥哥去的时候,千叮万嘱要好好表现。若是表现好,跟着太爷爷跟太奶奶,一辈子受用无穷。

    他们白家子嗣很旺。太奶奶虽然只生了大爷爷跟他爷爷。但是两个爷爷却生了十一个儿子。他爹是爷爷白明瑾的第三个儿子,在白家同一辈嫡系子嗣之中排名第七。而他的堂兄堂弟到现在为止有三十个,这个数量还在不断的增长之中。他同辈之中排名二十一。

    因为白家有家训,除了继承爵位的嫡长子嫡长孙,其他子嗣成亲三年内必须搬离主宅。所以他们现在一家居住在静安胡同。

    又因为另外一家训规定白家嫡系子嗣至少得举人及举人以上功名才可出仕。他爹悬悬的是个举人,后来考了几次都没考中进士,最后爹深觉再考无望干脆捐了个官。现在是太仆寺一个七品的官员。

    白家名声显赫,是京城第一望族,更有传闻说太祖母居住的郡主府遍地黄金。但那也仅仅是限制在主宅跟郡主府。他们家一家六口人住在静安胡同一个五进的宅子,生活富足安康。跟一般人比很不错,但是跟豪富是沾不上边的。

    爹在太仆寺几年,一直都不得志 。如今想谋求外任。正好碰上家族这次考核。娘让他跟哥哥一定要好好表现,说若是他跟哥哥得了太祖母的喜欢,到时候爹就能谋求到一任好缺,

    他做了充分的准备,但是考验很奇怪,跟他以前学的东西完全不一样。说起来不是他自傲,他从三岁启蒙,跟着先生学了两年,先生经常夸赞他聪慧。可看着这些题目却是愣得一个都不知道如何回答了。比如:桌子上有8个桃子,要把这些桃子装进5个口袋中,每个口袋里都得是双数。

    他不知道为什么考这么奇怪的问题,但是总不能交白卷吧。题目很多,时间却只有两刻钟。没有那么多时间让他细细思考,他是想到什么就写什么。考得很糟糕。

    参加考核的一共有十六个,考核以后只剩下六个。一个一个进了一个房间,出来的时候都是面无表情。他到了房间见到一个如大爷爷那样面无表情的人。那人在他身上摸了好一会后对着一侧的大爷爷道:“根骨不错。”

    大爷爷看了他一眼,这一眼让他心头慌乱。只是大爷爷并没有说更多的话,而是让他出去了。

    出了院子,本以为要送他回家。却没想到由着一个丫鬟带了他到了一个院子里。他一进院子,就看见满院子的鲜花。一个穿着一身玄色衣裳的老人正在花丛里摘花。

    他激动地走过去对着摘花的人叫道:“太祖母。”虽然只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到郡主府,而且还是早上去晚上回。但是他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那老人是太祖母。

    太祖母笑着朝他招了招手:“来,帮太奶奶摘花。”

    启泽每次见着太祖母都是笑眯眯的,看着就让人不由地想亲近。可是他想亲近也亲近不着。太祖母当年教导出了皇上,大爷爷跟爷爷。后来又亲自教导了两个世子伯伯跟两个将要继承爵位的堂兄。其他人太祖母就不教了,说嫌闹腾,她要清静清静。

    他上去帮着太祖母拿着花篮子。太祖母乐呵呵地给他说起了摘花的技巧。他听得很认真。

    他提着花篮子陪着太祖母进了屋子,太祖母开始修剪这些花,然后将修剪后的花插在花瓶之中:“陪着太奶奶做这些,有没有觉得很闷?”五岁的孩子正是好动的时候,陪着她这个老太婆肯定闷了。

    可是明睿一定要求她放个孩子在身边。说他们老两口太孤寂了。有个孩子在身边贴心。

    温婉知道明睿的意思。而白世年经常在他耳变唠叨着府邸有些冷清。温婉对于明睿拓建的那片疆域另有想法。于是顺了明睿的意思。明睿说这个孩子资质不错,明睿都说好,温婉自然不怀疑这个孩子的资质跟潜能。只是,还得再看看。

    启泽慌忙摇头:“不会。”见着太祖母含着笑,以为太祖母不相信他:“太祖母,真的,能陪着太祖母是启泽莫大的福份!”只要是白家的人谁不对太祖母尊敬爱戴。太祖母就是白家的擎天大柱,能陪太奶奶,别人求都求不来呢!

    温婉摸着启泽的头笑道:“傻孩子,你是我的曾孙,陪着我算什么福份,以后不可说傻话。”树大分枝,下面的子子孙孙太多,也都按照她的要求成亲三年就放出去肚子过活。搬离出去有的混得不错,有的混得也不是太近人意。不过这些儿孙都不是寄生虫,都有一份差事。生活有着落,衣食无忧,也尽够了。

    启泽小脸一下红了。

    没一会,太爷回来了。他看着太爷,就好像看着严谨犀利的大爷爷,心下有些害怕。

    太祖母乐呵呵地说道:“老头子,启泽怕你呢?”

    太爷往日不苟言笑,这会听了太奶奶的话却是皱了眉头望着他:“我有这么吓人?”

    他当下条件反射一般地点头。

    太祖母看到他点头乐不可支:“说你吓人,你还不相信。瞧着都将孩子吓着了。”

    太爷不满地望着他一眼说道:“回去吧!”

    他心头一沉,壮着胆子说道:“太爷,我想跟太祖母学习。”他是真的想陪着太奶奶呢!太奶奶是大齐朝最富盛名的学者,跟着太奶奶他能学到很多很多的东西。其他不说,光就将来要继承爵位的两个堂哥,不管是才学还是武艺,都是佼佼者。

    太爷听到他反驳的话很生气,面色一沉:“来人,送他回去。”话一落,外面走进来一个丫鬟。

    他拉着太祖母的手,他是真的不想走。虽然族学的先生很好,但是怎么比得过跟着太奶奶。

    太祖母笑着拍了拍他的手道:“别理会你太爷,他就这样。不过你出来也这么长时间,也该回去了。要不然你爹娘该担心了。”

    启泽嘴巴张了几回,到底是没再说什么了。回去的时候娘问了他不少的问题,他一一都回答。

    娘听到后面太爷对他不悦。恨铁不成钢:“你说我是怎么教你的啊!不是让你好好表现,你怎么能不听太爷的话。”

    爹虽然失望,倒是安慰他道:“没什么的。只要你努力上进,好好学习,将来考科举也一样。”

    娘嘟囔着:“能一样吗……”还没说完就被爹制止了。

    启泽不知道的是,他离开以后,白世年问着温婉:“你看中了这个孩子?”这孩子倒是挺粘温婉的。

    白世年猜测温婉这次答应明睿是另有用意。之前除了两个将来要继承爵位的曾孙,其他温婉都拒绝带在身边,理由是太闹了。当然,真实的理由白世年也知道。那就是温婉认为到了这把年龄该是好好享受生活,不愿意在为儿孙操劳。

    温婉轻轻一笑:“看看再说吧!”通过短短的接触,这个孩子还是挺不错的。虽然有点急进,但是孺子可教。

    白世年见状想了下,到底是没再说什么了。他与温婉不一样,温婉认为儿孙自有儿孙福。现在老了就该享受生活,但是白世年是希望家族能一直长长远远的繁荣下去。所以非常注定后代的培养。见着明睿进来,急忙问道:“这次考核如何?”

    明睿点头:“都还不错。”两个府邸对子嗣要求甚严,对这些孩子从小都有请了先生武师教导,希望他们文武兼通。

    当然,他们两兄弟都是文武兼备的人。不过氛围确实影响了人,这几十年下来除了着重培养的继承人文武兼备。到最后,还是得了他们主事人的影响,神武候府重武,文城候府重文。

    明睿见着温婉没吱声,小心问道:“娘,你是看中启泽这个孩子吗?”他是希望娘能看中启泽,这样家族之中将来又多了一个顶梁柱。对于教导孩子,就是十个他也顶不了半个娘的。当然,明睿也不是要温婉亲力亲为教导,娘这么大年纪也没这么多经历。他是希望娘讲这个孩子放在身边,潜移默化影响。

    温婉没回答明睿的话,而是反问道:“你挑中了谁?”

    明睿挑中了两个,两个资质能潜能都不比启泽差。温婉听了没吭声,白世年却是说道:“你明日带过来让我跟你娘瞧瞧。”职业使然,白世年还是喜欢走武路的孙子曾孙。

    温婉对于白世年几十年如一日的大男人主义,已经免疫了。顺了白世年的面子:“既然你爹要看,那就带过来看看。”

    第二天见过两个孩子,温婉也觉得不错。这些孩子都教导的很好,由一以观全,明瑾对孩子的教育抓的还是很不好的。但是要放谁在身边,还得再看看:“暂时放着。”

    让启泽预料不到的是,第二天外面传闻说太祖母看中他。要让他在身边陪伴。他听了心头很欢喜,爹娘也很高兴。

    这天祖母也派人让他们回侯府。祖母如以前一般和蔼,不过是大伯母却是分外的热情。就是大房的几个堂兄对他也高看一眼。

    当天太祖母并没派人来接他,他心底有些失落。第二天,一大早也去了族学。学业是一天都不能耽误的。到了血糖,其他堂兄弟都问他是否真被太祖母看中。

    他想着太奶奶对他的慈爱,还有父母言语之中的欢喜。当下没否认。没否认其实也是承认了。因为这个原因,他被堂兄弟羡慕嫉妒。

    白家的嫡庶划分严明,嫡出一个学堂,庶出不在其中。又因为都分家出去,并没有实际的利益纠纷,族学的学习氛围非常好。

    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得了启泽会去郡主府的消息,众人羡慕之余也想跟他打好关系。可是时间一天一天过去,郡主府半点消息都没。众人慢慢的认为启泽在撒谎。对启泽的态度,也就微妙起来了。

    启泽在一天一天的等待,等到了最后发现竟然被人疏远隔离,心底的那种失落那是不言而喻的。这种状态直接反应在学习上。先生不得不找启泽的老爹谈话了。

    先生找家长去谈话,对家长来说是一件非常没面子的事。于是,启泽遭遇了懂事以来第一次的面壁思过。

    大哥偷偷过来看望他,见着他的神色劝解道:“启泽,白家家训,白家的儿郎不靠天,靠自己。太爷就是凭着自己的本事,最后封侯,也因为才又了白家今天的声望。启泽,这么一点小小的事情就将你打倒了,怎配当白家的儿郎。”这个祖训是白世年写的,写在第一条,也是祖训的核心。

    启泽没吱声。

    启凌想了下后说道:“启泽,只要你努力,好好学,通过科举晋身,将来考中一甲,如二伯那样前程也是极好的。启泽,不要钻了死胡同。”明瑾的二儿子承袭了他的聪慧,是探花郎。如今放了外任,是从四品的官职,前程不可限量。是他们人人努力奋斗的目标。

    祁哲静静地想了一夜,心态也稳当了。出来在回到学堂,努力与堂兄弟们打好关系。慢慢的,一切好像又恢复如初了。只是内里的变化,只有启泽自己知道。

    过年的时候,启泽跟着父母去了郡主府。逢年过节,在京城的嫡系子孙都要去郡主府过年的。这一日格外的热闹。

    祁哲远远地看着坐在上位的太祖母。太祖母还是那般的慈爱,脸上洋溢着欢喜的笑容。可是对他来说,太祖母离他很远很远。

    午夜饭后,人都走了以后,府邸就冷清下来了。白世年对着温婉抱怨着说道:“都是你,一定要分家。若是大家一起天天都这么热闹。”白世年偶尔还是会埋怨温婉两句的。都分出去,家里特别冷清。

    温婉轻笑:“老头子,有人的地方就由江湖。偶尔聚聚大家自然是亲亲热热了。若是长年累月一起,得起多少的龌蹉。我宁愿要几日真心的欢快相聚,也不要日日面对那些麻烦。老了还是过两日清静的日子为好。”儿子,孙子,曾孙,以后还有太孙,然后他们都娶媳妇生子,合起来得几百口人。就挤在一个府邸,住是住得下,可问题是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么多女人还不要闹死她。她才不要了。

    白世年不吭声了,他是大家族出来的。知道大家住在一起确实会起很多龌蹉。大所以这样处理也很好。但有时候觉得有点孤单了。

    温婉轻笑:“若是你觉得孤单寂寞了,就让老大老二搬过来住。”让两个儿子搬过来住,温婉还是同意的。孙子曾孙什么,温婉是不同意让他们住进来的。孙子曾孙再孝顺,也不如儿子亲。

    白世年见温婉松口,自然是万分欢喜了。明睿跟明瑾得到消息都很意外了。往日里虽然偶尔也会在郡主府留宿,却是娘却没松口就让他们住在府邸了。当下就吩咐了人收拾东西搬到郡主府。哥俩住回到以前的院子。

    温婉听到两儿子这么快就过来,失笑道:“这两孩子。”都这把年龄了,行事还这么风风火火的。

    年后,明睿终于忍不住问了温婉:“娘,你是否决定了?”若是娘不愿意,他也要亲自教导两个孙子。

    温婉将一份资料递给明睿。

    明睿翻看完以后望着温婉:“娘,你选中了启泽?”

    温婉点点头:“嗯,这段时间考察,各方面都不错。你选的两个,也都很好,好好培养,将来能接你的班。”

    明睿却是看着温婉道:“我要一个能接娘班的人。”若是有一个如娘一般的接班人,那他也没什么可忧心的。

    温婉轻轻笑道:“那得老天保佑。”温婉觉得启泽资质潜能都很好,而且心性不错。一般孩子遇见这样的事,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调整过来。可是启泽这么快就调整过来的,证明这个孩子是个可造之材。

    这点让温婉很看好,人都会遇见挫折,关键是遇见挫折是否能爬的起来。祁哲很不错,若是给予时间磨练,她在旁边加以引导,也许能成为明睿想要的人。温婉说也许是因为很多事情都说不准的。如皇帝,几次都差点死去。若不是运道,也不能坐上龙椅。

    明睿面露欢喜:“娘,你打算如何培养启泽?”

    温婉轻轻一笑:“这种事急不来的。明睿,若是老天保佑,启泽真按照我的意思教导出来了,那大齐就不适合他了。”温婉的意思,若是启泽成长起来,就该放到建设的岛屿去。

    明睿一愣,转而有些为难:“娘,我怕……”他怕祁哲驾驭不住。毕竟过去的是他的叔伯还有堂兄弟。这些人都是有本事的,当然若是没本事,他也不会放过去。

    温婉轻轻一笑:“他有这个能力驾驭得了其他人才能去。否则,就没必要送过去了。”温婉想按照自己的心意培养启泽。让启泽的眼界不局限在现在,而是放眼于未来。只有眼界放远,也不局限在眼前的利益,才更能团结好所有能团结的力量。

    明睿点点头。他倒不局限在于掌权的一定得是他的孙子。明瑾的孙子也一样,只要有这个本事,能将他们的岛屿建设得更好就可以。

    启泽没想到的这日回到家,家里的气氛却是截然不一样的。下人面上都带着欢喜的神情。见着他都叫着:“少爷。”

    娘见着他喜极而泣:“启泽,你大爷爷传话过来。说你太祖母喜欢你,让你过去陪伴你太祖母。以后在太祖母身边好好尽孝。”大伯传话是说,等启泽回来就送过去的。

    启泽半天才回过神来了。这是怎么回事,这都过去三个月突然来这么一遭,他第一反应就是,传错话了:“娘,是不是弄错了。”

    七夫人拍了拍他身上不存在的灰尘:“这还能弄错了。来,进屋换一套衣服。”说这话的时候,欺负人言语都有些哽塞。

    启泽心头不妙:“娘,出什么事了?”

    七夫人是又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丈夫的外任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白领情缘美丽的儿媳妇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