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八十二章:我即是国 国即是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柳乘风深吸一口气,这是他第一次,向人吐露自己的心事。

    作为一个当权者,一个主掌无数人生死的人,柳乘风想什么,是极少向人言说的。

    作为一个丈夫,他只会捡着好听的说,作为一个上司,他总是慷慨激昂,作为别人的仇敌,他也总是冷面无情。

    柳乘风有许多的面孔,不同的面孔对待不同的人,至于他本身是什么面孔,似乎早已忘记了。

    不过今日,那从前的面孔重新捡起,似曾相识又有几分陌生。

    柳乘风坐在椅上,继续道:“从前我听说过一句话,叫做一家哭何如一路哭,这句话原本我并不理解他的意思,可是后来,我却是知道,原来这世上竟有这么多一家笑而一路哭的事,既然有一人笑,却有十人哭,那么又何妨让这一人哭,让十人去笑?从此之后,当我渐渐握住了权柄,位极人臣,我已经意识到自己非要做些什么不可了,我不是圣人,治理不出什么万年的盛世,也不是大贤,做不到让让人人欢笑,我做的,不过是我力所能及,能够让多几个人吃饱一些、穿暖一些。”

    柳乘风虎目一张,正色道:“这就是我的理想,当然,这只是政治的抱负,我有私心,我甚至手脚还不干净,对钱财的渴望并不比别人少,所以我不是完人,我只是一个既想保护自己,同时也想做一些事的普通人。”

    “在这个过程中,我会令人厌恶,会遭人反感,甚至会遭到反对,喜欢我的人或许不至于爱戴到宁愿为我去死,可是我却知道,厌恶我的人恨不得寝我的皮、吃我的肉。”柳乘风冷笑:“所以这一路来,我注定了没有退路,注定了只能向高处攀爬,因为我要活着,我的命运不能掌握在别人手里,我要保护我的亲人,保护我的伙伴,保护那些值得我保护的人,可是现在这个时局,若是非要用什么来形容,那么我便想起了一句话,叫做千年未有之变局,从这变局中失去了好处的人,随时都想夺回他们的一切,从这变局中得益者,则宁死都要保护这一切。”

    柳乘风眯起眼来,道:“说到底,所谓的变局,就是总要有人头落地,总要有人胜利,有人成为脚下的枯骨。”

    柳乘风傲然的抬起头,一字一句道:“失败者,绝不会是我,也绝不能是我,我不能输,也绝不言败,所以我才不择手段,所以我才需要比任何人都要坚韧,比任何人都要杀伐果断,到了这一步,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柳乘风站起,目光盯着李若凡,叹了口气,道:“这就是我现在的心思,任何人都可以站在我的身后,而任何人千万不要站在我的对面,否则无论是谁,这个人一定会后悔。”

    他手搭在了几案上,幽幽道:“皇上与我亲若兄弟,先帝待我如子侄,这些,我知道,我也能体会,可是皇上太容易受人蛊惑,这个变局,他承担不了,也承担不起,既然如此,那么就让他快活下去好了,这个责任,我来承担,天下的权利,必须全部独揽于柳某人一身,所有人必须臣服,这就是我的游戏规则,谁触犯了这条规则,就是死路一条。”

    “从今以后,我将摄政,我的政令将与王朝的驰道一向通达四方,我的任何决策都将必须贯彻,我即是国,国即是我!”

    柳乘风眼睛眯起来,掠过一丝杀机:“有的人糊涂,看不清时势,我会令他们家破人亡,有人聪明,能够认清好歹,那么我便给他无上富贵。本王选了这条路,从今日起,就该是这整个朝廷的百官,整个大明的宗室,整个大明的乡绅、权贵、商贾开始做出选择了,不知李夫人,何去何从?”

    李若凡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柳乘风,鬼使神差的道:“我还有的选吗?自是愿与殿下同甘共苦,共度时艰,共享富贵。”

    柳乘风微微一笑,笑容添了几分熙和,道:“你试探了我这么久,今日我只不妨把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怕?”

    李若凡摇头,道:“殿下不可怕,我已说过,殿下就是狼,只有孱弱的羔羊,才害怕殿下。”

    柳乘风呵呵笑道:“不错,是该给这些羊一些教训了。”

    ………………………………………………………………………………………………………………………………………………………………………………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白领情缘美丽的儿媳妇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