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0章 八方风雨会东京(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无广告看着就是爽!

    如赵叔向所言,他们的时间的确是不多了!

    太子亲军请求还京的奏疏已经呈递枢密院,虽然被耿南仲扣下,却拖延不得太久。

    赵叔向和赵构也都清楚,太子亲军如果还京,除了奏疏枢密院之外,东宫必有报备。毕竟,太子亲军是太子的禁军,一举一动都必须告之太子。一旦太子收到消息,而枢密院迟迟没有上奏的话,那事情必然变大,弄不好会捅到赵桓面前。

    谁都知道,燕山之战打到现在,赵桓已经不想再打了!

    所以,抽调太子亲军还京,势在必行,任何人都无法阻拦……

    ++++++++++++++++++++++++++++++++++++++++++++++++++++++++

    庆丰楼位于开封外城右二厢,规模在开封城里不过属于中等。

    随着宋金开战,赵桓对女真的态度日益强硬,女真使团收到的待遇,也随之降低。

    从最开始的内城高阳正店,到而今右二厢的庆丰楼,简直不能同日而语。

    不过,女真使者耶律余睹倒没有太过在意,依旧每天穿梭于开封市井中,积极寻求和大宋对话的途径。短短两个月,耶律余睹几乎遍访开封士绅名流,但得到的答案,都不容他乐观。

    耶律余睹不气馁,更没有放弃议和希望,等待时机到来。

    正月十五,事情终于发生了转机。

    完颜吴乞买下定决心。要与大宋和谈,甚至不惜付出一些代价,为的就是要从宋金之战的泥潭中挣脱出来。而赵桓似乎对这场长达两个月之久的战事也感到厌烦,想要结束战事。一个不能再打,一个不想再打,正月二十二日,宋金议和终于摆到了台面上。耶律余睹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与大宋使者燕瑛开始了艰难的谈判。

    艰难!

    耶律余睹历经辽金两朝,从未有过如此感觉。

    燕山之战给了大宋朝太多的底气,燕瑛在谈判时。也显得格外强硬。

    耶律余睹有时候甚至想停止议和,不再谈下去……可他也清楚,金国已经无法承受住再一场大战。

    屋中的光线昏暗。耶律余睹便坐在椅上,沉吟不语。

    在他对面,还有两个人。

    一个坐着,另一个站着,显得非常沉闷。

    “姨丈,还拿不定主意吗?”

    说话的竟然是一个女人,而余都姑旋即抬起头来,看着那坐在暗处的女子,“蜀国,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至少。咱可以解脱出来。”

    说话的女子,赫然是耶律余里衍。

    值此混乱之时,任谁也没有想到,堂堂西辽国主,有天命女王之称的耶律余里衍。竟然会出现在东京。

    哪怕是耶律余睹在第一次看到余黎燕的时候,也是大吃一惊。

    余黎燕风采依然,西域的风沙,并没有坏去她的容颜,反而在那飒爽之中,增添一丝成熟的美艳。

    她轻声道:“咱这次冒险前来东京。也正是与姨丈说这件事。

    想当初,咱一心想效仿承天皇太后那般,为大辽做一番事业……可是,咱毕竟是个女人。做了这西辽之主,才知道承天皇太后当年,付出了多少心血。承天皇太后有耶律斜轸和韩德让,可咱身边,却没个能真正托付的人。这两年,咱在西州虽打下了一片基业,但随着兵出漠北,受到的节制,也就变得越来越大……

    八剌沙兖的同宗,自成一派;那些流亡过来的皇亲贵胄,又个个骄横。

    西夏李承乾对咱步步紧逼,这次若不是他们派人威胁,咱岂能放过灭掉粘八葛的大好机会?

    说一千,到一万,咱是个女人。

    这些人打心眼里,就看不起咱,哪怕咱做的再好,也没有用处……”

    余黎燕说着,眼圈红了。

    她抬起头看着耶律余睹,“姨丈,咱大辽若想中兴,定要有个强横的人坐镇才成。

    咱也是听到风声,那些个番子打算放耶律定重回大辽……耶律定是个什么样的人,姨丈想来也清楚。他若是回了漠北,那些个权臣贵胄势必会听从他的吩咐,到时候咱辛辛苦苦一手打下来的江山,恐怕就要付之一炬,咱又岂能坐视不理?

    所以,咱思来想去,唯有禅位于姨丈。

    姨丈当年投奔番子,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朝中武也都明白姨丈的苦衷。况且姨丈才干卓绝,对漠北事务也了若指掌。如果姨丈继位,咱也可以放心禅让王位。”

    耶律余睹瞪大了眼睛,半晌说不出话来。

    耶律余里衍的这番话,着实出乎他意料之外……

    禅位!

    蜀国竟然要把她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交给我来打理吗?

    耶律余睹有些不知所措,张了张嘴,半晌说不出一句话。事实上,耶律余睹虽然表面上承认余黎燕,可是这心里……若不然,他何以称呼余黎燕为‘蜀国’,而不是‘王上’?

    说到底,他还是不认为,余黎燕能够代表大辽国祚。

    她是个女人,堂堂大辽怎可能以女人为王?哪怕是当年承天皇太后萧燕燕统治大辽,也不敢妄自称王。余黎燕打下西州,延续了大辽国祚没错,但还不足以能够执掌大辽。

    耶律余睹,心动了!

    正如余黎燕所说,他虽然投奔了女真,却并未被辽人所敌视。

    当年他背叛天祚帝,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他的妻儿被萧奉先所害,若不反叛,便只有死路一条。耶律余睹在大辽,在漠北。自有他的声望。想当初堂堂金吾卫大将军,可不是浪得虚名。即便是西夏李承乾见到他,也不敢对他有半点怠慢之心。

    女人,终究做不得真正雄主。

    西辽内部派系林立,就如同余黎燕所言那样,也是明争暗斗。

    八剌沙兖的辽人同宗,最初虽投奔了余黎燕。可随着西辽的强大,自然就产生了私心。

    至于那些流亡过去的权臣贵胄,又怎可能真正臣服余黎燕。

    大辽公主?

    听上去好大的名头!

    可实际上。在这些人眼里,没有半点用处。

    更不要说西夏李承乾,也不会坐视西辽壮大。

    耶律余里衍作为一个女人。在一个以男人为尊的世界里,本身就没有任何的优势。

    “蜀国,你休要说笑。”

    余黎燕呼的站起来,“姨丈,咱所言句句发自肺腑。

    今我执掌大辽,能够兵出漠北,已是极致。若没有雄主坐镇,大辽中兴便是一句空话。

    难不成,你要我把这大辽权柄,交给耶律定不成?”

    这一句话。正说到了耶律余睹的痛处。

    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起身在屋中徘徊,久久不语。

    耶律定,是天祚帝元妃之子,萧奉先的外甥。

    想当初。耶律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白领情缘美丽的儿媳妇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