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3章 最长一夜(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马兰桥镇暴乱?

    玉尹实在是记不太清楚,北宋末年是否发生过这么一场暴乱。

    自徽宗登基后,北宋民间的暴乱起义此起彼伏,包括宋江等在内的京东三十六巨盗,也是其中之一。

    可问题是,这马兰桥镇暴乱,未免有些太过巧合。

    它暴乱的时间,恰好是在局势最为为妙的时候,令玉尹心中,不得不产生了疑窦。

    “衙内可知道,马兰桥镇为何暴乱?”

    “这却说不太清楚,好像是因为流民作乱,当地官府处置不当,以至于发生暴乱。”

    高尧卿神色轻松,笑呵呵说道:“小乙不必担心,想那些许暴民,也闹不出什么乱子。有张伯奋和姚平仲二人出马平乱,想来暴乱旦夕可定,无需太过担心。”

    倒也是这么一个道理!

    张伯奋也好,姚平仲也罢,都是将门之后。

    若论能力,这二人可不算太差。哪怕是姚平仲在历史上因偷袭牟驼岗失败,不得不逃匿深山,确也不是等闲之辈。这两人也都是身经百战的主儿,手下侍卫亲军步军司和马军司,大都经历过开封之战,绝不是那些手无寸铁的暴民可抵挡。

    但不知为什么,玉尹总觉着有些不太放心。

    和高尧卿在开宝寺塔上闲聊了一会儿,朱绚便来了。

    看到玉尹,朱绚也是吃惊不小,“小乙,你怎地回来了?”

    他上前一步,抓住了玉尹的胳膊,“你的信,我昨日才递到东宫,估计就算小哥那边招你还京,旨意也许几日才能出来。你这时候回来,可并未奉召。若被人发现,必然会惹来大祸。趁大家还没有发现你的行藏。小乙当尽快离开这里才是。”

    朱绚说的很不客气,但却透出浓浓的关怀。

    玉尹心里一暖,拍了拍朱绚的手,轻声道:“我要见小哥。”

    “啊?”

    “之前,我截获消息,说虏贼欲对官家不利。

    所以我星夜赶回,可是回到开封,才发现局势更加不妙……我想请二十六郎代为转告小哥。就说我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要告知小哥,请他设法见我一回,可否?”

    朱绚,沉默了!

    高尧卿一旁怒道:“二十六郎也忒不痛快,不过请你通禀一回,怎地吞吞吐吐?”

    朱绚闻听,不由得苦笑。

    “衙内怎说得话,自家又岂是那种没义气的?

    非是我不想为小乙通禀。而是自家也见不得小哥……官家准备在二月二日,于西台山祭天,小哥与圣人在三日前便开始斋戒。莫说我,便十八姊也不容易见到。”

    二月二,又是二月二!

    玉尹闻听,不由得眉头一蹙,陷入沉思之中。

    赵桓二月二祭天,的确是一桩大事。

    身为太子的赵谌斋戒,也在情理之中,却坏了玉尹的大事。

    “如此说来,十八姊还能见到太子?”

    朱绚道:“十八姊可自由出入禁中。自然可以见到。

    不过,她也不方便频繁进出宫内,昨日把小乙书信递到禁中,便是十八姊的功劳。”

    玉尹,沉默了!

    他不知道该如何与朱绚解释。一时间犹豫不决。

    半晌后,他轻声问道:“衙内,王娘子而今,又在何处?”

    “王娘子一直呆在家里,倒是没什么事情。”

    “衙内立刻走一遭。让十三郎设法和王娘子联络,命她入宫值守。”

    “啊?”

    “就让她……留在柔福帝姬宫中。”

    王燕哥和高宠成亲之后,便没有继续留在赵多福身边。

    原因嘛,有很多!

    一来她不想继续留在宫中,总觉着有太多束缚;二来,陈桥之战时,王燕哥随赵多福带着赵谌跑去了陈桥,险些有性命之忧。赵桓后来虽然没有问罪王燕哥,但终究有些不满。朱琏的意思,也不想王燕哥留在禁中……有这么一个武艺高强的母老虎在,天晓得那赵多福又会惹出什么祸事来,实在是让人有些放心不下。

    太子留在宫中,按道理说非常安全。

    可玉尹却有一种预感,哪怕是在宫中,也会有危险发生。

    王燕哥武艺高强,而赵多福在经历了陈桥之战后,也成熟稳重许多。两人在一起,至少可以多一份保障。

    不过,单凭王燕哥一人,恐怕还有些不够。

    在思忖之后,玉尹又道:“另外,让**韬和李小翠二人入城来,我有事情吩咐。”

    李小翠精通毒术和暗器,有神鬼莫测之能。

    让她进入宫中,也可以增添一份保障。只不过,王燕哥进入禁中还容易些,但李小翠进宫,就必须要有人帮衬才好。让朱璇把李小翠带进宫里?恐怕有些难度。

    玉尹有沉吟许久,突然问道:“茂德帝姬,而今安好?”

    朱绚愣了一下,诧异道:“怎地小乙不知?”

    “我知道什么?”

    “茂德帝姬,在数月前,已经出家了!”

    “啊?”

    这可真是一桩出乎玉尹意料之外的事情。茂德帝姬赵福金,好端端怎地出家了呢?

    朱绚道:“蔡鞗死后,官家曾有意要茂德帝姬回宫。

    可帝姬却不同意,甚至和官家发生了几次争执。去年入冬,可能是官家逼得狠了,帝姬一怒之下便出家为尼。官家对此也很生气,所以便不再理睬帝姬的事情。”

    北宋时,女子虽受到各种约束,但总体而言,还算自由。

    当时的女子改嫁颇为正常,丈夫死了,再嫁他人,也没有人说三道四。赵福金当年下嫁蔡鞗,说穿了也是一桩政治婚姻。她与蔡鞗并无子嗣,蔡鞗死后,赵福金便是嫁人也不会惹来非议。想必是赵桓希望用赵福金的婚事做一次政治交换,惹怒了赵福金,以至于最后出家为尼,和赵桓撕破脸皮。以作为她的抗争……

    皇宫大院里的事情,最是肮脏。

    身为皇室子弟,虽享受到常人无法享受的荣华富贵,但也有许多身不由己的事情。

    不过,似赵福金这般出家为尼,却是大宋开国以来,第一次出现。

    玉尹脑海中,又浮现出那张绝美的面庞。不由得轻轻叹息一声。

    “帝姬,在何处出家?”

    朱绚的目光颇有些诡异,看得玉尹有些手足无措。

    “二十六郎这般看我作甚?

    自家自去岁离京,便忙于军务。后至燕山,更与虏贼连番恶战,对京师内发生的事情,并不太清楚。怎地,帝姬出家难道还与我有关系?问这话也忒有些古怪。”

    朱绚,笑了。

    “帝姬。便在观音院出家。”

    “啊?”

    不仅是玉尹大吃一惊,便包括高尧卿在内,也感到有些奇怪。

    这开封府内。寺观多不胜数。虽比不得那南朝四百八十寺的盛况,但大大小小,也有百座之多。赵福金哪儿不好出家,偏偏选了观音院。也幸亏是玉尹和赵福金并没有太多联络……至少在百姓眼中,玉尹和赵福金就是行走在两条平行线上,根本不可能有什么交集。至于私底下,两人虽有接触,但知者甚少,几近于无。

    玉尹强笑道:“便在观音院出家又如何。那是观音院的风水好,与自家却没关系。”

    但内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赵福金在观音院出家,真就和他没有关系吗?

    至少在玉尹想来,应该是和他有些关联……

    朱绚道:“我也知道。帝姬在观音院出家和小乙无关,不过先有李娘子在观音院出家,如今又有帝姬前往。观音院现在可不比早先,已经是这开封府一等一的寺院。”

    “哦!”

    玉尹应了一声,却没有再继续交谈。

    想想也是。一个艳名冠绝开封的李师师已经足以让观音院声名远扬。而今又来了一位帝姬,这观音院想不出名都难。玉尹旋即便明白了朱绚这话语中的意思。

    观音院既然出了名,想要偷偷和赵福金接触,只怕是非常困难。

    想到这里,玉尹不由得紧蹙眉头。

    “这件事,容我再做考虑。

    王燕哥王娘子的事情,就拜托二十六郎费心。总之,要尽快把我回东京的事情告知小哥,否则终究是一桩麻烦。二十六郎,我而今不方便出面,若有事情,便请你与衙内联系。他知道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白领情缘美丽的儿媳妇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