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5章 最长一夜(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是夜,大庆殿灯火通明。

    晚风徐徐,拂动殿外杨柳摇曳,那扎在柳枝上的红丝绸条子,更增添几分喜庆之气。

    赵佶坐在玉阶下,看着玉阶上的龙椅,眼中流露出一抹怀念之色。

    不过,他旋即便把目光移开,转而这金碧辉煌的大庆殿上。过一会儿,赵桓在宝津楼签下盟书,这皇位就算是稳固下来。与其争个头破血流,倒不如趁此机会从这争纷之中退出。平日里写写字,作个画,抚个琴,吟诵诗词,倒也还惬意。

    赵佶骨子里,是个风雅文人。

    此前把全部精力投注于掌控朝堂上面,虽说手握天下大权,却失了本应有的风雅。

    退出吧,退出吧!

    赵佶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目光落在不远处的赵构身上。

    眉头微微一蹙,这九儿怎地看上去神情恍惚?

    赵佶知道,对于他退出争纷一事,赵构并不是非常情愿。奈何赵佶一意退出,赵构就算再不愿意,可若是没了赵佶出来,也就不那么名正言顺。其实大哥带九儿倒也不差,只可惜九儿看不明白这局势,更不知道大哥的苦心,真个不堪大用。

    大哥,便是赵桓。

    宋人对儿子,多称呼为‘大哥’。

    哪怕是贵为九五之尊,在私下里也是唤儿子为‘大哥’。

    赵构身强体壮,有神力,隐隐为赵佶诸子之中,武力最为强悍之人。更兼弓马纯熟。

    只是,如此力大,如此体魄,如此武艺,偏没有一颗强者的心。

    从他对女真人的态度,便可以看出些端倪。

    以前赵佶一心稳固政权,并没有留意赵构的性子。可而今再看来。便有些不太满意。

    这一点,大哥倒是做的比九儿更好……

    想到这里,赵佶便不再去观望赵构。

    这时候。赵谌从外面走进大庆殿,来到赵佶面前,恭恭敬敬道:“孙儿拜见翁翁。”

    “小哥怎地才来?”

    赵佶脸上。顿时满带着笑意。

    大庆殿之中,正等候赵桓来到的文武百官,也都纷纷与赵谌招呼。

    赵谌一一还礼,而后坐在赵佶身边,“圣人要孙儿把功课作完之后,才让孙儿过来。”

    赵佶笑道:“圣人都安排了什么功课?”

    “今日读了大学,而后又练了一会儿字。”

    赵佶连连点头,“大学好,大学好啊……小哥要好生钻研,那里面的学问可大着呢。”

    赵谌乖巧无比。连连点头答应。

    目光从大殿上扫过,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之色。

    十八姊说,小乙来了!

    可惜却不能光明正大在人前出现,偏都是些个不知所谓的家伙坐在这里。

    此次与虏贼大胜,与他们有甚关联?

    若不是小乙和我的太子亲军在燕山府奋勇杀敌。哪儿来得如此大捷?功臣不得光耀,偏这些尸位素餐之辈,在这里呱噪不停。若他日我登基时,定要让小乙风风光光。

    想到这里,赵谌的眼中有一丝不屑。

    他不想再和大殿里的那些文武官员寒暄,便坐在赵佶身边不肯离去。

    “翁翁。父皇怎地还没有回来?”

    赵佶轻轻抚摸赵谌的脑袋瓜子,轻声道:“官家正在签订盟书,其中要走的程序颇为繁杂。估计这会儿也差不多了,等官家回来,便可以开席……小哥,想吃什么?”

    赵谌歪着头想了想,正要开口时,却听得大庆殿外传来一阵嘈杂声。

    “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

    赵佶闻听一怔,忙站起身来,顺手习惯性的把赵谌往身后一拉,便站在大殿正中。

    大庆殿内,突然间安静下来。

    文武百官一个个面带诧异之色,向大殿外看去。

    “道君,大事不好了。”

    “怎么了?”

    赵佶沉声喝问。

    他心里,突然有一种不祥预感,不过脸上却是古井不波,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

    当了二十六年的皇帝,这点涵养和城府还是有的。

    虽然当初女真人南下,令赵佶乱了分寸,惊恐不安。可是现在,赵佶却没有露出任何慌乱之色,努力维持着大殿上的局势。

    “涪陵郡公,涪陵郡公反了!”

    一句话,顿时令大庆殿乱成了一锅粥。

    赵佶厉声喝道:“都与我闭嘴。”

    二十六年的积威犹在,令大殿再次安静下来。

    赵佶喝道:“你慢慢说来,涪陵郡公好端端,怎地反了?”

    “回禀道君,涪陵郡公率殿前司副都统孔彦舟已冲开宣德门,言要为官家报仇,正朝大庆门而来。”

    为官家报仇?

    赵佶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胡说八道,涪陵郡公怎可能造反?”

    一旁赵构抢身出来,厉声喝骂。

    赵佶眼睛一眯,目光中透出一股子狰狞,从赵构身上扫过。

    这九儿定然瞒着我做了什么事情,否则方才还魂不守舍,这一会儿功夫便成了这模样?

    赵佶正要开口,忽听大庆门方向,传来一连串的爆炸声。

    人喊马嘶,乱成了一团。

    大庆殿上的文武百官,也顿时失了方寸,一个个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小哥,速往宝慈宫,通知圣人,有事故发生。”

    赵佶此时的第一个念头,便是让赵谌离去。

    可就在这时,大庆殿外人喊马嘶。

    负责今日酒宴司礼的景王赵杞抢身出去,却不想迎面跑过来一队殿前司禁军,不等赵杞开口。便一刀把他砍翻在地。赵杞惨叫一声,便倒在血泊之中,顿时没了气息。

    数百名禁军从外面冲进大庆殿,呼啦啦将大庆殿内的众人团团包围。

    赵叔向一身甲胄,手持宝剑从外面大步走进来。

    那宝剑上,犹自滴着血,显然是刚杀过人。

    “赵叔向。你要作甚?”

    一名官员站起身来,便指着赵叔向喝问。

    不等他话音落下,从赵叔向身后窜出一员武将。二话不说,手起刀落,把那官员砍倒在地。

    一时间。大庆殿内,已乱成了一锅粥。

    赵佶把赵谌拉到了身后,目视赵叔向,眼中犹自带着不可思议之色。

    而赵构更是面色煞白,透着几分茫然之色。

    “十九哥,你这是作甚?”

    “奉先皇遗诏,特来诛贼。”

    赵叔向厉声喝道,大殿上文武百官,又是一阵骚动。

    先皇遗诏?

    所有人这心里顿时一紧,难道说……

    赵佶的脸色。格外难看。

    他向前迈出一步,沉声喝问道:“却不知你奉得又是哪个先皇。”

    赵叔向脸上透出一股悲戚和愤怒之色,怒视着赵佶道:“昏君,你还敢出来问话?”

    说着,他手中宝剑一指赵佶。“昏君,你为谋夺皇位,竟与虏贼勾结,在宝津楼刺杀官家……有道是,虎毒不食子。你为了皇位不惜割地求和,更连亲生儿子都不肯放过。若我大宋被你这等昏君把持朝堂。只怕用不得多久,便要基业尽丧。”

    嗡……

    大殿上,顿时沸腾起来。

    枢密院使耿南仲站出来,厉声喝问:“涪陵郡公,你说的可是真话?”

    “句句属实!”

    赵叔向一脸悲恸之色,“耿相公,自家又岂敢拿此事说笑?今日官家在宝津楼等候虏贼使者,哪知道那虏贼使者左右不至。官家便向那虏贼代表询问,不想虏贼丧心病狂,将官家当场刺死。燕直阁与吴学士,更被虏贼趁乱所杀……我当时便在宝津楼外值守,听闻楼内发生变故,便闯入宝津楼,可是官家他,已然不成。

    那虏贼俘虏,言是太上道君吩咐。

    自家本不太相信,直到那虏贼拿出一纸盟书,自家才知道……

    道君,臣亦知道君有意重掌朝堂,却不想道君竟然用这等方式……燕山之战,乃我大宋将士死战得胜,你竟然要让出蔚州和应州不说,还要割让燕山府与那虏贼。你如此作为,又置我大宋将士于何地?”

    赵叔向说到后来,已是声泪俱下。

    赵佶站在那里,沉默不语。

    他在看,默默的观察局势……

    而在他身后的赵谌,则紧紧抓着赵佶的手。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赵谌也有些糊涂了……他知道,父皇死了;可他更清楚,翁翁并没有去杀父皇。因为就在昨日,翁翁还兴致勃勃问他,等赵桓和女真人签订盟书之后,愿不愿意随他去东南走走?翁翁说,要带他去杭州,去感受一下苏杭的美景。赵谌年纪虽然不大,却可以感受出来,赵佶那发自内心的喜悦。

    既然不是赵佶所为,那么……

    赵佶心中的怒火,已经到了极致。

    可是他依旧做出一副平静表情,等待着赵叔向露出最后的杀招。

    耿南仲上前一步,从赵叔向手里接过那份盟书。他认认真真看过一遍,幽幽一声长叹,呼的转过身,凝视赵佶,“道君,你怎能做出这等糊涂事!”

    刹那间,大庆殿沸腾了。

    耿南仲这句话,无疑是证实了赵叔向的话。

    赵构厉声道:“耿南仲,你胡说什么?”

    耿南仲则怒气冲冲,手指赵构喝骂道:“齐国公,你还想要狡辩不成?

    这盟书之上,便有你的玺印,还有你亲笔所签的名字……老臣虽年纪大了,可是这眼力还在。齐国公你签名时有一个习惯,便是那构字中间有一处顿笔……你父子二人,为一己私欲,竟置祖宗基业而不理,更丧心病狂,连官家都要谋害。”

    赵构脑袋嗡的一声,顿时懵了。

    他健步上前。一把从耿南仲手中夺过盟书,目光在上面扫了一眼,顿时脸色煞白。

    那盟书上的印玺和签名,的确是他所书。

    赵构猛然抬起头,看着赵叔向,“你陷害我。”

    这印玺和签名,他自然有印象。数日前。赵叔向找到他,要他在一张空白纸上写了名字并盖了印玺。不过当时,赵叔向告诉他这是为了向赵桓保证。逼迫赵桓禅位所用。可谁想到,而今这名字和印玺,却变成了赵构勾结女真。谋害赵桓的罪证。

    赵构咽了口唾沫,身子颤抖不停。

    赵叔向却目光森然,“齐国公,这签名和印玺是你的,我又如何害你?”

    “你……”

    不等赵构说完话,忽听得赵佶一声沉喝,“九儿,闭嘴。”

    赵构身子一颤,回过身向赵佶看去,颤声道:“道君。此事真的和我无关。”

    赵佶道:“可现在,却与你有关了!”

    他悄然向后退了一步,把赵谌的身体完全挡在身后,轻声道:“十九郎,好心计啊……呵呵。想来这大殿之上,定有你许多同党。你为了今日这个局,可是谋算颇深。”

    “道君,这话怎说来?”

    赵佶却没有理睬赵叔向,目光落在了耿南仲身上。

    耿南仲心里不由得一咯噔,哪知道赵佶的目光却越过他。根本没有理睬他的意思。

    唐恪、张邦昌、王时雍……

    赵佶此时,非但没有半点恐惧,反而越发平静了。

    “当初劝我夺权的人,是十九郎。

    今日诬我谋杀大哥的人,也是十九郎……十九郎你果然是八面玲珑,长袖能舞,不愧是赵光美的后代。为了今日这个局,你恐怕花费了不少心思吧。不仅是你,还有你父亲,你的翁翁……乃至于从赵光美被贬为涪陵郡公之时,便开始谋划。

    好心计,好本事!”

    赵叔向却笑了。

    “道君说得哪里话?自家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

    “是吗?”

    赵佶冷笑道:“只怕这大庆殿上,至少有一半人都是你的爪牙……可惜,你还是不够狠。若换做是我,便命人先冲进皇宫,把我和我的儿女诛杀干净,再拿出你这所谓证据,才是死无对证。到时候,你便可以挟天子以令天下,扶立小哥登基。

    过两年,你再找个借口,把小哥毒杀了,自己来做皇帝……

    满朝都是你的人,自然会支持你。了不起,你再学一回太祖,来一次黄袍加身……”

    赵叔向眼中,闪过一抹戾色。

    赵佶全不理睬,仿佛自言自语道:“此前,你鼓动我与大哥争权。

    而后又秘密与官家告密,并诬陷说我打算在二月二官家祭天时发动兵变。大哥信了你,便密令王宗濋率部前往西台山埋伏。那王宗濋一走,殿前司便是孔彦舟做主。

    我依稀记得,这孔彦舟原本是个无赖,后不知怎地投靠了汪伯彦,并由汪伯彦把他带来开封。可惜那时候,自家瞎了眼,没有理会这些。开封之围后,高俅因病辞官,官家恩准之后,命王宗濋为殿前司都太尉,而后这孔彦舟便成了副统制。

    好高明的算计……十九郎,我以前却真个是小看了你。

    官家和我被你玩弄于鼓掌之间,还有我这个不争气的九儿,更被你耍的团团转。

    我就奇怪,官家怎会突然要亲自去签订盟书,想来也是十九郎唆使。

    对了,若我猜的不错,只怕王宗濋那个蠢货,现在已经成了无主孤魂吧……你调走了张伯奋和姚平仲,东京便为你一手遮天。等张伯奋他们回来,你已经稳住了局势,又有耿南仲这些奸贼支持,接下来便是张伯奋他们有心反对,也奈何不得你。”

    说着话,赵佶目光扫过大庆殿上的众人。

    “耿南仲、张邦昌、王时雍,吴拜……秦会之,你也投靠了十九郎吗?”

    开封府尹秦桧闻听,连忙大声喊道:“道君,臣绝对不清楚此事。”

    不过随着赵佶一一点名,大庆殿上许多人,在耿南仲等人的带领下,悄然向赵叔向身边移去。

    赵叔向的脸色。变了!

    “道君果然厉害……不过你不该点醒我,只要我杀了你们,谁又能知道真相呢?”

    “我知道!”

    赵谌终于忍耐不住,从赵佶身后蹦出来,手指着赵叔向骂道:“我早就知道你不是好人,小乙也曾说过,你不可以托付。你这逆贼。竟敢杀害父皇,我必杀你。”

    赵佶顿时慌了手脚,想要阻拦赵谌。却来不及了。

    赵叔向脸色一凝,“原来太子也在这里……小哥,本来还想留你性命。不想你却自己跳出来。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自家心狠手辣。今日殿中的人,顺我者生,逆我者亡,只要杀了尔等,谁又能奈何我?”

    赵谌红着眼,咬牙切齿便要扑向赵叔向。

    赵佶却死死拉住了赵谌的胳膊,厉声喝道:“十九郎,尔敢!”

    “哈,有何不敢?”

    赵叔向狞笑道:“当年你祖宗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白领情缘美丽的儿媳妇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