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玉小乙(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二月二日清晨,随着大相国寺的晨钟敲响,春风拂过,止住了三天不断的连绵细雨。

    天空如洗,万里碧蓝。

    红日闪出,金光遍地。

    辉煌艳丽,繁花似锦的开封府,重又还回人间。护龙河绿波荡漾,戏弄着两岸杨柳袅袅倒影;汴河、蔡河、五丈河、金水河在这一刻,全都苏醒了。

    从宣德门到南熏门,长达十里,宽二百二十步的御街,人流如潮。

    两侧两条宽为五丈的带状河,玉石砌岸,晶莹生辉。

    河两岸,栽种着桃李梨杏,奇葩竞放,红白相间。

    红得似火,白的似雪,桃红杏白,分外妖娆……

    玉尹站在宣和六年的御街河岸,身后有一株万花纷繁的梨树。他看着御街上往来川流不息的行人,脸上却透出了一种极为茫然的表情。

    这里是开封府!

    宣和六年的开封府……

    玉尹是他这一世的名字,他的灵魂,却来自九百年后的未来。身高八尺,体态匀称。外表看去,并非特别强壮,曲线显得极为柔和。但是在这柔和的曲线下,却蕴含惊人力量……重生后,玉尹发现他的身体和力量,与前世有天壤之别。至少在这个时代,足以称为猛士。

    前世,他出生于一个古乐世家。

    父亲师从琴学大师顾梅羹,甚得蜀山琴派三昧。玉尹家学渊源,而且乐感极强,很小便得到父亲的真传,精通古典乐器,尤其是古琴和二胡,更被人称之为双绝。

    然而,未来的世界,西风东渐,西学东渐。

    无数传统被抛弃,包括古典音乐,几乎无人问津。即便是有学习的,也大都是出于功利目的。玉尹前世生活的时代,却让他总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感受。后来,父母因意外故去,令玉尹的生活一下子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他不得不抛弃他从小所深爱的雅乐,为生存奔波。

    但内心中,却从未放弃过自己的理想。

    玉尹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一个真正的雅乐大师,为振兴古典音乐而奋斗。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玉尹终究未能完成他的梦想,反而在二十六岁的时候,因一次车祸丧生。

    没想到,他的身体死亡了,灵魂却穿越九百年,来到了公元1124年的开封府。玉尹是他而今的名字,年22岁,正是好年纪。家有薄产,也算得上是生活无忧。不过,那死鬼玉尹的名声却不算太好,是这开封府有名的泼皮闲汉。倒也不是横行霸道,欺男霸女之流的恶人,但好勇斗狠,倒是出了名的……十天前,玉尹在一次冲突当中被人打死,却成就了而今的玉尹。当然了,这件事情也只有玉尹一人知晓。

    公元1124年,是宣和六年,也是保大四年,更是金天会二年。

    雅乐乐谱,记载繁杂。

    若不精通历史和古文,很难了解其中真意。而于古琴而言,宋无疑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时期。在这个时期,琴乐产生了各种流派,并在明清达到巅峰。所以,玉尹对宋史也很了解。对于这个中国历史上最为繁华风雅的时代,有着太多可以缅怀的东西,也有太多的屈辱和悲哀。

    宣和六年,徽宗当政。

    两年后,金国入侵,徽宗禅让皇位,交由钦宗,更改年号为‘靖康’……

    靖康,一个汉人历史上屈辱和灰暗的时代。

    玉尹很清楚这个时代的发展轨迹,却又对此无可奈何。他没有功名,也难以科举,更不要说去改变那即将到来的屈辱时代。他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那种威望。他玉尹而今,就是一个开封府里不起眼的闲汉。于这个时代而言,他就是一个不起眼,更不为人知的小人物。

    每每想及这些,玉尹就感到无奈。

    站在河岸上,看着五丈河中往来不绝的舟船,玉尹心里顿时生出一种莫名感怀。

    这天,就要变了!

    老天爷让我重生在这个时代,究竟又是什么目的?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远处,一艘画舫缓缓行来。

    从画舫中传来袅袅琴声,并伴随着悦耳歌声,在五丈河上空悠悠回荡。

    玉尹愕然抬头,遥望画舫。

    这是易安居士的《醉花阴》,也是他前生颇为喜欢的一阙诗词。没想到会在这里听到,倒是颇有些意外之喜。玉尹是个极喜欢雅乐的人,前世曾立志,想要把宋词的词牌乐律恢复,然则却一直没有成功。

    而今,亲耳听闻古人吟唱,确是别有滋味。

    “闻李娘子词,总使人拍案叫绝……比之清真居士那‘莫将清泪滴花枝,恐花也,如人瘦’,却更见高明。德甫好运气,竟得才女所钟。”

    就在玉尹沉浸在歌声中时,忽然听到身边有人说话。

    扭头看去,却见两个学士模样的男子,站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白领情缘美丽的儿媳妇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