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九五章 最后的疯狂(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苏大人,你知道我是个急性子,我的忍耐力很有极限,你若再做缩头乌龟,休怪我不顾情面,不给你留条生路了。”见苏锦这方久久没有动静,张尧佐有些恼火了。

    苏锦想了想,起身站上沙包工事顶端高声道:“张尧佐,我已是你囊中之物,你有什么好急的?在束手就擒之前,总要容我跟家人朋友道个别不是?”

    张尧佐哈哈笑道:“道什么别?反正一起上京,一起坐大狱,岂会没有见面的机会?我明白了,你是想拖延时间让你的家人偷偷溜走是吧,告诉你,你别动歪心思了,我们知道你准备从海上逃走,告诉你吧,韩绛大人率浙江水师战船已经在海面上等着你们呢,就算你们逃出了海又能怎样?难道想葬身大海么?”

    苏锦笑道:“你倒是准备的充分,皇上恐怕几个月前便命你准备了吧,真是煞费苦心。”

    张尧佐斥道:“那是因为你心怀不轨,你该自己反省才是。”

    苏锦冷笑一声道:“我不想跟你这蠢材斗嘴,我只要一炷香时间交代后事,你若等不及,大可立即进攻,你若以为品凭借十几台投石车便可让我束手就擒,那你太天真了;但我愿意在一炷香后放弃抵抗,因为我不愿牵连太多的人,何去何从,你自行斟酌。”

    苏锦跳下沙包,隐没在工事之后,张尧佐很想立即下令命投石车和床弩猛轰乱炸,但又担心真的会激怒苏锦让他生拼死之心,对方的火铳兵的杀伤力太大,自己亲自带领的六千兵马经过几轮冲锋已经死伤一千有余,北面的借口的伤亡应该也不小,如果苏锦拼死抵抗,这一万禁卫军恐怕要付出半数的代价才成;以一万精锐禁卫军对付苏锦的八百私兵还打成这样,自己定会被人斥为无能之辈,还不如忍耐一炷香的时间,反正这么短的时间苏锦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

    想到这里,张尧佐吩咐左右亲卫道:“严密监视对面动向,别让他们偷偷撤了。”

    十几名亲卫各寻街道两旁的房舍顶端位置藏匿监视,远远看去,敌方工事里毫无动静,一排排火铳兵趴在工事边缘严阵以待,根本没有撤退逃跑的意思。

    时间缓缓流逝,一炷香时间很快便到了,张尧佐扯着嗓子高叫道:“苏锦,一炷香时间已到,是你兑现承诺的时候了,我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了。”

    苏锦哈哈大笑:“什么承诺?”

    张尧佐怒骂道:“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么?本来你还可以活着见到皇上,皇上说不准会念及旧情恕了你的死罪,现在你连最后的机会都没有了,我会亲手砍下你的头颅,杀光你的全家和所有同党,这都是戏弄本官的下场。”

    苏锦叫道:“狗贼,你以为我和你一样笨得跟猪狗一般?你们压根就没打算留下活口,对你们这些人还谈什么信义承诺?张尧佐,本来我也不想杀了你,但是你真的惹火我了,我决定取了你的狗命再走,让你知道得罪我苏锦的下场;无论我是朝廷宰相还是一介布衣,你想和我斗都还要再过一千年。”

    张尧佐跺脚大骂,连声吩咐投石车装弹攻击,却发现身边的士兵们都呆呆的望着天空,满脸惊惶之色;张尧佐大骂道:“发的什么呆?还不快动手?”

    亲卫们指着空中结结巴巴的道:“大……大人,您瞧那是什么?”

    张尧佐眯眼转头朝东边的天空看去,顿时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码头方向的天空,借着微微的东风飘过来密密麻麻大大小小数十个奇怪的物事,上面是个鼓胀胀的大球,下边的吊着大竹篮,里边还有人影晃动。

    “什么玩意?”张尧佐叫道。

    “好像是……好像是苏大人发明的一种叫热气球的玩意儿。”一名亲卫叫道。

    “那是干什么用的。”

    “听北伐回来的老兵们说,苏大人在攻打辽国临潢府的时候就用了这玩意,飞跃临潢府上空,丢下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白领情缘美丽的儿媳妇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