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九十八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狗蛋儿带着他们在一间祠堂前停下,不再往前,看了看紧闭的祠堂大门:“他们都在里面,你们快进去吧。”

    段淮宁和黑叔对视了一眼,有些犹豫,这祠堂哪是说进就进的?

    这么想着,刚想移步大堂等候,里面就传出了杜笙的声音:“是段先生吧?请进吧。”

    狗蛋儿见他们俩都一动不动的,就推搡了一把:“笙哥喊你们进去呢。”

    话音才刚落,门就自己开了,把黑叔吓了一跳,这大白天的,还真是见鬼了。

    既然来都来了,就没有临阵脱逃的道理,黑叔咽了咽口水,手掌摩擦了一下,他娘的,他黑叔天不怕地不怕,连死都不怕,还能怕鬼不成?

    随即就跟在段淮宁身后,亦步亦趋地进了祠堂。

    两人刚走进去,祠堂的门就“嘭”地一声被关了,黑叔猝不及防又是被惊了一跳,倒是段淮宁,镇定得很,似乎对这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祠堂里很暗,却很宽敞,只有几支蜡烛照明,门窗都是紧闭着的,空气中隐隐飘着檀香的味道,叫人神往,却也令人有着一丝忌讳,总感觉浑身不自在。

    或许是因为,这里阴气重的缘故吧……

    祠堂正中,端端正正、密密麻麻地摆满了灵位,摆放灵位的灵台呈一个环状,以金字塔的姿态排布,从上至下,少说有近万个灵位,每个灵位上都隐隐闪烁着白色的光晕。

    这样的景象,令黑叔和段淮宁顿时头皮一阵发麻,怎么说黑叔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什么妖魔鬼怪,他都没怕过,可现今儿,小腿肚竟然止不住地微微发颤。

    “二位跟我来吧。”杜笙手里举着蜡烛,身着浅灰色长衫,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两人背后,突然便开口。

    段淮宁拍了拍黑叔的肩膀,跟了上去。

    而黑叔则是又回头看了一眼那诡异的灵台,打了个激灵,心里一横,才摇着头跟过去。

    从外面看,只是很小的一间祠堂,可没想到这里面却是别有一番天地,打开一道暗门后,杜笙作了个“请”的手势,率先让他二人进去。

    这个地方相比外面的祠堂,更要昏暗一些。

    借着身后杜笙手中举着的蜡烛的微光,黑叔走在前面,先是一段往下的石阶,约莫二三十级的样子,紧接着,视线开阔起来,呈扇形出现了一片祭坛模样的场地。

    骨刺一般的巨大“花瓣”半拢着这祭坛,祭坛中间的地面上还印着神秘的花纹,隐隐发着暗金色的光。

    黑叔一下便顿住了脚步,不再往前,要换做平时,谁跟他说起今日所见,他都是绝不可能相信的,可事实摆在眼前,不得不信。

    他开始慢慢接受,自己来了这个不该活人来的地方的事实。

    遥遥望去,祭坛之上还跪着一个人,佝着背,似乎怀里抱了心爱之物。

    杜笙也不管身前停下来的两个人,自顾自绕过,将手中蜡烛的火光点燃了祭坛边的骨刺,四下瞬间明亮起来,祭坛中的那人动了一下,抬起头来——正是白宸。

    “小宸。”杜笙矮下身来,轻搭在白宸的肩上,“时候到了,送他们走吧。”

    黑叔以为杜笙说的“他们”是指他和段淮宁,一时心急,喊了出来:“嘿!你给我说清楚!带我们来这到底想干什么?……”

    “黑叔……”杜笙只是瞪了一眼,倒是段淮宁,忙拉了一下黑叔,打断他,杜笙答应让他们进来,已经是不易,黑叔可别再把这事给搅黄了。

    白宸犹豫了几下,才将手里的琉璃瓶交了出去,到头来,他还是听了笙哥的话,与其把他们困在这小小的瓶子里,倒不如放他们一个自在。

    杜笙站在祭坛中间,轻轻打开瓶口,两缕白色的光便从里面盘旋着飘了出来,渐渐化作了两个近乎缥缈的人形。

    “小涵……”黑叔一眼便认出了其中的一个人影——徐晟涵,那个他无论如何都放不下的人,“小涵!”

    黑叔近乎是疯了一样,丢下段淮宁便跑了过去,可到了那,却又不敢靠近了,只是蓄着满眼的泪,遥遥地望着:“……你真的是小涵?”

    “黑子……?”徐晟涵瞪着眼睛,不敢确信地问着,眼前这个蓄着络腮胡子的男人,真的是当年的黑子吗?

    十年了,整整十年了,徐晟涵死了十年,而黑叔则是恨了十年。

    看着徐晟涵不曾老去的容颜,还有那根本称不上是实体的身体,黑叔明白了,眼前的小涵,只不过是一个鬼魂。

    黑叔突然跪下,流着泪,不停地抽自己大嘴巴子:“我没用!我没用!我救不了你!连你的尸首我都找不到!我没用!小涵!你怪我吧!我连给你报仇都做不到!”

    “黑子,黑子!”徐晟涵忙过去,想要阻止黑叔,却发现根本就触碰不到对方的身体,“我不怪你!是我自己不好!是我自作自受,才落得这个下场!”

    徐晟涵也跪在黑叔面前,满脸的泪痕,要不是他当年自命不凡,不甘心在那乡下务农一辈子,怎么可能会出那么多的事?他不会死,瑾梅也不会,宸儿这孩子,也不会落个没爹没娘的下场!

    “这是……瑾梅?”黑叔这才发现了在徐晟涵身后掩嘴偷泣的白瑾梅,“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瑾梅怎么也……”

    徐晟涵只是垂下头去,止不住地哭骂着:“都是我的错!我不是东西!我不是东西!要不是我,瑾梅也不会这样!……”

    同样跪在一边的白宸,红着眼,咬牙瞪着徐晟涵,愣是不流一滴眼泪下来。

    “你说什么傻话?!”黑叔气得就跳了起来,手指着出口的方向,“明明是他傅恺庭那个龟孙子滥杀无辜!老天不开眼,这么多年了,我都没办法杀了他替你报仇!”

    这么多年来,黑叔只以为当年是傅恺庭一个人的意思,杀了徐晟涵,也只是傅恺庭的嗜血本性,从未想过为什么,也未想过,为什么徐晟涵死了,他却能逃过一劫。

    真的只是傅恺庭匆忙之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