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19章 岳母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二天上班,阎涛在栾振武的办公室里坐了差不多一个上午,两人就刑侦局的整顿和改革充分交换了意见。

    这次谈话,是阎涛应栾振武的邀请进行的,上次两个人在m国首都德尔市分手的时候,栾振武就交给了阎涛一个任务,让他站在整个刑侦局的角度,仔细考虑一下怎样进行整顿改革,让刑侦局能够更好地适应新形势下公安刑侦工作的需要。

    这是一个大题目,按理说不应该是阎涛这个小小的局长助理应该考虑的问题,可是老局长殷殷期望,他无法推却。

    老人家对他一直很器重,现在可以说是倚重,一片真心想要把刑侦局的工作抓起来,让这个部门真正发挥作用,为此,部机关给他准备好了办公事他都没有搬过去。

    阎涛在欧洲期间也确实进行了精心的准备,当然,他也没有形成文字,主要是理清了思路,这是他的长项,任何复杂的计划和方案,经他手亲自完成的,他都不用形成文字,除非是需要书面汇报的。

    阎涛提出的第一条建议,就是不要把六处升格为副局级单位。

    虽然这已经在部里基本达成了共识,他认为还是没有必要这么做,在一个局级单位建立一个二级局,只能使人员更加臃肿,不符合机关精简的大局。

    他理解部领导的苦衷,刑侦局这些年基本上无所作为,在全国刑侦工作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小。

    不过,公允的说。这既有刑侦局内部管理不善,定位偏差的原因。也有体制方面的因素。

    各县级、市级公安机关的刑侦部门水平在不断提高,实战机会多。大部分案子都消化在这个层面了,省级刑警总队和部里的刑侦局因为案子少,接触的实战机会更少,慢慢的不仅仅是刑侦局,就两个省厅的刑警总队都快成了摆设和机关了。

    上级刑侦部门只有养着几名所谓的专家,和较为先进的技术对重大疑难案件稍有影响,平时的主要作用就是公文来往,一大堆硕士生、博士生在那里闭门造车,才形成了越来越退化的局面。

    另一方面。前主管刑侦的领导尸位素餐,任人唯亲,不思进取,刑侦局的人越来越变成衙门,官僚主义严重,下到地方要吃要喝要住的地方享受,甚至出现了像五处处长那样游山玩水的官老爷,这个责任是应该由领导来承担的。

    要解决这些问题,除了整顿局机关的工作作风之外。就是要锻炼出一支能拉得出去的队伍,这样才能在实战中保持时钟能战斗的能力。

    这届公安部以廖志辉为首的改革派领导一直在努力想改变这种现状,也采取了很多措施,可是。收效甚微,直到六处成立之后,在阎涛的带领下。初战告捷,在大家的共同努力和机缘巧合之下。连续破了几个地方上束手无策的大案。

    这极大地提振了刑侦局的士气,也让领导们看到了希望。所以部领导才想出把六处升格为副局级单位,有以六处为基础重起炉灶的打算。

    从表面上看,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可是从长远利益来说,这样的话,置原来的刑侦局于何地?

    原来刑侦局的人员成了摆设?垃圾?可有可无?

    这不仅是人财物的浪费,对公安部的体制来说也是一种不尊重。

    所以,阎涛提出了这个建议,摆出了自己的理由,栾振武也陷入了深思,他甚至有些震惊,没想到这样一位三十出头的年轻人竟然会有如此宽广的视野和全局眼光,可说这是站在政治的高度再考虑问题。

    阎涛这一年来的表现可以说他基本上是很清楚的,这小子的进步简直可以用日新月异来形容。

    从一名基层的刑警队长成长为优秀的公安局长,现在又是自己最得力的助手,甚至如果不是资历太浅,他都觉得把自己这个兼任的刑侦局长交给他来做应该比自己做的会更好。

    阎涛对刑侦局的改革并没有提出多少新的内容,他认为,局里的规章制度和管理措施是很完善的,只是由于某种原因没有得到认真的贯彻落实。

    现在所要做的就是清理一下已有的规章制度,对具有可操作性的、切实可行的、有必要的保留,对过分拔高,不具备操作条件的坚决废除,然后严格执行规章制度,从小处抓起,对任何违反制度的人绝不姑息。

    同时,健全监督检查机制,在内部,充分发挥督察和纪检部门的作用,同时,完善局里的网站管理,对局里各部门除了涉密信息及时上网,以便引入社会监督机制。

    最主要的是明确各部门的分工,确定责任追究制度,避免推诿扯皮。

    谈话结束后,栾振武要求阎涛把他的想法形成文字材料,经局务会讨论通过以后,上报部里,请部领导审核,然后贯彻实施。

    阎涛没办法,搞文字材料是他最头疼的事,下午,只好把郭潼请进自己的办公室,请郭潼坐在她的办公桌后面,由他口述,郭潼用电脑打出来,整理成汇报材料。

    在综合科,按照分工,郭潼负责文字材料。

    阎涛的整顿改革方案迅速在刑侦局和公安部得到了通过,一轮紧张的整顿工作也在刑侦局全面铺开。

    新成立的整顿改革领导小组组长由副部长兼刑侦局长栾振武担任,第一副组长是常务副局长,第二副组长就是阎涛。

    这在过去是绝无仅有的,所谓领导小组,不过是按资排辈的把领导的名字写一遍,可是,阎涛在刑侦局不过是排名末尾的局长助理。一下子把好几位副局长都挤到了后面,这就有些不同寻常了。

    而且他还兼任了领导小组办公室的主任。大家都议论纷纷,觉得这是阎涛被任命为副局长的一个信号。关于阎涛的私人议论的声音甚至一时间压过了整顿和改革这件事本身。

    不管议论什么,整顿还是按部就班的推进着,六处已经承担起局里的大部分工作,对全国有影响的大案、要案侦破工作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这也为刑侦局的内部整理提供了必要的保障。

    这期间,段天成也应阎涛的邀请来到了京城,陪同他一起来的还有周东北。

    东北也是在京城读的书,而且在这里工作多年,对京城很熟悉。带着老爷子逛了逛。

    段天成来京城也无数次了,不过,近些年年纪大了,不愿意动了,也有四五年没过来了,京城的变化也很大。

    阎涛忙于单位的整顿改革,就让东北先陪老爷子转了转,拜访了几位老朋友,冯菁去了安南。考察合作的相关事宜,周日才能回来。

    周六,阎涛拿出一天的时间陪老爷子登上了八达岭长城。

    两人已就天泰公司未来的发展和基金会的相关事务达成了共识,今天就是要出来散散心。

    老爷子身体还是不错的。爬到了第一个烽火台竟然没怎么喘。

    阎涛和段天成站在垛口,望着下面嶙峋的山石,段天成由衷的感慨道:“几千年了山河依旧。不见当年秦始皇啊!涛子,人生百年功名利禄不过是过眼云烟。能做点什么有益的事情当然更好,可是不让身边的人失望。照顾好那些爱你的人,同样重要,你是对么?”

    阎涛郑重的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段天成叹息一声:“我老了,没几年活头了,最不能放心的就是我这个宝贝女儿,这孩子心眼儿死,认准的事情谁劝也没用。

    “今年已经二十六了,不小了,可是她心里只有你,上次见面,我们父女推心置复的谈了一次,她很后悔当初一念之间失去了机会。

    “不过,她很羡慕符敏和馨语那两个丫头,阎涛,我这么说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那孩子什么都明白,也没有瞒着我,和她妈妈比起来,这一年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白领情缘美丽的儿媳妇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