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八十三章:楚王摄政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输……

    杨廷和有些不甘,他总是觉得,在这个关头,自己该要做什么?

    他是大明中枢,是内阁大学士,内阁二字,是何等的光鲜,这个从皇帝秘书渐渐成长而成的机构,在经历了百年的沧海桑田,早已成了整个大明朝的中心,而大学士,更是贵不可言。

    怎么能输,家国社稷,难道能弃之不顾吗?

    杨廷和脸色犹豫不定。

    而他的一切情绪,都被李东阳看在眼里,李东阳表情凝重,道:“杨公还看不开吗?现在大明朝已经到了危如累卵的地步,若是杨公仍然不肯干休,可曾想过,到时候会有多少人头落地?不要让别人再抱有希望了,这样做只会流更多的血,会死更多的人,与其如此,不如回到田间,远离庙堂,采菊东篱之下,颐养天年。老夫已经想好了,辞呈明日就递上,无论朝廷准不准,也要挂冠而去,大明朝,已经不是我们的大明朝,这是奈何?”

    他长身而起,掸了掸身上的灰尘,将眼睛微微闭上,嘴唇颤抖,杨廷和不肯放手,他何尝又舍得放,可是正如他所说,不要再给别人希望,若是因为他和杨廷和的鼓动,让人生出希望,到了那时,以柳乘风的手段,定是不知要染红多少条河流,急流勇退,既是保全自己,也是保全别人。

    “老夫有些乏了,今日先告假,至于杨公有什么打算,老夫亦不好多言,只是希望杨公能以苍生为念,以社稷为重。”

    杨廷和不肯罢休的道:“是谁不肯以苍生为念,不肯以社稷为重?是那柳乘风,是那篡权的楚王!”

    “可是闹下去呢?”李东阳不得不驻足,道:“闹下去会如何?闹下去之后,各地以为京师之中有足够多的反柳势力,就会有人铤而走险,就会有人发动叛乱,到了那时,就是叛乱和平叛,这要死多少人?又要流多少血,你我固然死不足惜,可是为此而涂炭生灵,就算是天下重新到了姓朱的手上,又能如何?到了那时,已是满目疮痍,盛世不再,百姓流离失所,饿殍遍地,这就是杨公所期望的吗?老夫还是那句话,不要给人希望,不要助长更多人的野心,一切到了这里,就已经结束了。”

    李东阳说罢,拂袖而去。

    他固然心痛,可是他是理智的,他诡计多端,最终还是决心用最直接的办法给这个朝廷出最后一点的力。

    他出了内阁,阳光让他有些头晕眼花,留下了孤独的背影,渐行渐远。

    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从这里走出来,十几年如一日,他始终的准时在这里出现,可是今日,背对着身后的青砖白瓦,背对着那熟悉的案牍笔架,李东阳走的很坚决,他没有回头,尽管身体微颤,也没有逗留。

    杨廷和则是呆呆的坐在值房,一动不动。

    此时的他想了太多太多,他有抱负,甚至他有治国的理念,他有让人青眼相看的资历,天下读书人该有的,他都有,别人没有的,也都幸运的集合在他的身上。

    可是现在,他却感觉有些冷,那个从前谋国的阁臣不见了,那个坚决果断的中枢似乎也不见了踪影,现在的他只是一个老人,垂垂老矣。

    他叹了口气,浊气出来,让他的心反而有些绞痛,李东阳的话固然是不错,可是他的心,似乎总是迈不过这个坎,他从不认输,也从不服输,可是……

    他也站了起来,起身便走,只不过他的脚步有些摇晃,走了几步突然驻足,回眸去看那还未熟悉的值房,又是叹息。

    放不下啊,他为此奋斗了一辈子,从四五岁起,为了这个目标,他就开始摇头晃脑的用功苦读,多少个日日夜夜,多少次青灯为伴,书中没有黄金屋,也没有颜如玉,那些统统都是骗人的,而他则是一心苦读,因为他知道,他读的越多,就能离自己的理想更近一步。

    他做到了,可是也没有做到,他到达了人生的顶峰,同时也走到了理想的尽头,理想之后是得偿所愿,得偿所愿之后是处处受制,从一生的希望到瞬间的绝望,这个过程实在太短太短,以至于他还没有回过味来,就已经过眼云烟。

    “哎……”浑浊的眼眸中,居然闪动着泪花,他是个性格坚强的人,读书的时候,先生打他的板子他都未曾哭过,他的儿子夭折他也强忍着没有流过眼泪,可是今日,那泪花却是扑簌而下。

    似乎……真的已经结束。

    “何苦,这又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白领情缘美丽的儿媳妇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